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程永禄的博客

一段年轻时的历程,终生难忘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命无常  

2011-05-26 15:44:1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生命无常

我说的是,我亲家母的外甥。亲家母说我应该见过,但我没一点印象。

这外甥离家出走第五天,5月25日(昨天)终天找到他人了,等来了结果。在所有可能的各种各样的结果中,这是最坏的一个,是所有相关的人都最不愿看到的结果。

我这里把我知道的镜头回放一遍;

第一天

下班,儿子对母亲说,我去一下超市。

后来让母亲一遍又一遍回忆,这就是离家的最后一个镜头。再也想不出儿子出门有何异样,如果说有什么,那就是手机仍在家,皮夹扔在床上。

孩子是优秀的,华东政法毕业后考上公务员,在市公积金管理中心上班。读书,就业都相当顺利。今年26岁,尚未谈过女朋友。

当天就急了,所有的亲戚都联系到了,都是没来过,没见到。

第二天

已经报了警,又撒网似的问同学,问同事,问一切可能有联系的人;又猜遍了种种可能:被人突然叫去喝酒喝醉了,恶作剧了,绑架了……无奈儿子的个性相当开朗,猜想的空间并不大。

也就第二天的事,突然来了快递:儿子的遗书。写:人生无趣,上班下班,结婚生子;父母辛苦,省吃俭用,都为儿子。然后又写,我一眼看到底了,我看透人生了,我要走了,我已准备了白酒,不会痛苦的。

我不能描述当时收到快递的现场,也没有人学说,但你我能想象当时家里的乱相。

要死的人,思路不正常。这外甥家境挺不错的,住在别墅里(联体别墅),另外还有公房。父母是省俭一点,这是习惯,是传统。凭什么呀,“要走了”?

在哭声中,在忧虑怨恨中,赶紧找人。出走者的一个表姐在警署,动用关系,像破案一样调来街面监控,查人的去向。

第三天

继续查监控。排查、分析、接力,查到了松江大学城,查到了华东政法大学,又从大学里出来,终于到了最后一个监控,成了最后的线索。往四面八方查去,再也没有了后续的影像。清晰、糊涂,一概没有。家人也都去了,八方四面去找,没有!

第三天、第四天

做了各种各样的努力,想了各种各样的招数,甚至也问了“仙人”,说回到川沙来了。但所有的人都明白,惟一做的事,一个字:

等——

等的滋味,最是一言难尽。

就算是等好事吧,等本身并不开心。在车站等初恋的朋友,“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”,多美!偏手机没带,你在车站苦苦守候,一个小时吧,那个滋味就不好受了,若是两个小时,慢慢就成了煎熬。

现在,这一家子在等,在等!等一个已经写了遗书的儿子的一个确信!这个确信包含了是虚惊一场,过了就没事了;也包含了,从此就与儿子天各一方!当然也有可能永远等不来一个确切的结果。

但又能怎样?也只有等!但等的滋味,恐局外人是无法想了。每一个电话铃声,每一次开门,甚至不相关的刮风,下雨,掉树叶,落鸟屎,都让其父母心惊胆战。这时,每一分每一秒都成了煎熬。

第五天

我下班到家,老婆、儿媳在家。等我放下包,站定,老婆说:找到了。

我看着她们俩。顿了顿,还是老婆说:在松江。

从儿媳的神色,从老婆说话的语调,我已知道,结果肯定是不好的。

“是在河里找到的。”

儿媳挺着大肚子,呆呆地站着,不说话。我知道她很难过,走了的是她的表弟!前两天,她一直说想不通,这个表弟是极为聪明,极为开朗的一个人。

今天,我打下这些文字时,我一直在想,是什么可以让一朵开得最旺盛最艳丽的生命之花突然萎谢?这真是骇人的“生命之轻”,或许这也是生命的无常。可却要让死者的家人去承受生命不能承受之重!

这个家,父母子,三足鼎立,撑起一个家,立足于社会。从此失一足,再也站不稳了,或许就此轰然垮塌。仍有房,仍有人,仍有炊烟,但是失去了魂魄,没有了明天,这个家还是一个家吗?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7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