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程永禄的博客

一段年轻时的历程,终生难忘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十六连——炸鱼第一炮  

2011-06-15 12:53:46|  分类: 知青往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那年,是70年,我在16连当通讯员。

“丑永禄”,指导员叫我,他那普通话也够糟的,把“程”念成“丑”,我就成了“丑永禄”。

指导员一边在自己的一个小藤箱里翻找衣服,一边说话问我:“开会你别去了。你可会游泳?”游泳我会一点。

他继续问:“潜水可会,钻到水下去?”

我不知如何回答,就问:“干什么,指导员?”

指导员没回答,换上了一条裤子,耸两下,扣上花皮带,又弯腰一下把裤管拉到大腿根,那军裤可是直筒裤的老祖宗。他看了看,满意了,放下裤管,看我一眼,说:“跟着去,别多问。”又稍放大声音:“王国兴,好了没有?”王国兴是连队文书,只穿了一条短裤从隔壁出来:“好了。”

连部隔墙的饭厅里,政治学习已经开始了。奇怪,今天是三排长乔建忠在组织学习。我从竹排墙壁缝里看去,那知青的三排长还蛮老练的。似乎比我们的指导员要强,批导员能写一手非常漂亮的字,他可是正宗的老高中生,但普通话太糟,还有他那口头禅的“可是、可是”。说快了就成了“嘎、嘎、嘎”的一片,让人头晕。

我们悄悄地出发了。

连长、指导员走在最前,我,王国兴和另两个知青排长居静智、蔡志强紧跟在后。王国兴手里抱着个大包裹,用衣服包着,我估计是炸药。前不久,连队要挖沟炸石,领了一些炸药。但今天干什么去呢?

我们经过六班,跨过篮球场,穿过菜地,向16与17连交界处的大岩子走去。

大岩子处,河边的岩石直直地耸立着,石缝间扎着参天的巨木。在遮天的树影下,那一向明快的南腊河水显出少有的阴沉。

在一块巨石上,我们停下。巨石外的河中横亘着一株枯死的大树,根在岸上,树梢却伸到了河中央。

王国兴神情紧张的蹲下,翻开衣服,里面是两个长方体的油纸包。

是炸药,两包TNT黄色炸药。

连长一脸严肃,说话了:“我们今天炸鱼,炸到炸不到不管,谁都不能说,可知道?”黄国兴或许出来前已知道,我与两个排长则面面相觑。刚到兵团,炸鱼我们还没听说过呢。

连长指导员摘下斜背的五四手枪,交到我这个通讯员手里。两人蹲下来。连长从军装大口袋里掏出一小卷导火索,先从上面截下一段,约有两寸长,点上火,导火索从一端冒着白烟,嗤嗤地响着,大约有个七八秒的时间,从另一头卟的一下喷出点白烟火星,这时如果这端有雷管炸药,那就爆炸了。

指导员说:再短一点?连长摆手:不敢,不敢!原来是在试验掌握导火索燃烧的时间。

他们俩又截下两段导火索,一端插上雷管;把雷管插入到炸药包里。再找一石块,绑在炸药包上。准备工作一切就绪。

南腊河畔整个是一个静悄悄的世界。连长掏出烟,与指导员一人一支,点上,猛吸两口,对望一眼,香烟同时向导火索戳去。

差不多同时两支导火索有了反应,发出嗤嗤的声响。连长指导员紧紧地绷着脸,各自双手捧一炸药包,转上半个身,用力向河中抛去。

我们静静的等到水花散去。慢慢水面上只留下一个涟漪。不动声色地四周扩展。

就在我们单等爆炸时,意外来了。但见水面卟一下,翻出一个黄色的身影,天,那不是我们的“炸弹”吗?一定是石块掉了,炸药包比重轻于水,它浮出来了。只见那东西孩子般调皮地探了一下头,之后又淑女样静静地躺在水面上,而导火索仍嗤嗤地喷着白烟。

指导员一下站直了身,大喝:“丑永禄,快跑!”

尚来不及跑,脚底下先有了震动,一定是水底下那包先炸了。接着一声巨响,一股水柱冲天而起,最后是群山的回响与水柱落下时的啪啪声连成一片,经久不绝。

这种惊心动魄真可让人震撼一辈子的。在我十八年的人生经历中从未碰到这样直面生死的事件。幸亏包裹炸药的只是油纸,幸亏飞出的弹片只是水花。

待声音平静下去,水面热闹起来,喷花吐沫的水面以倒下的大树树梢为中心,泛起了一大片白色的鱼肚。

回家时,指导员只穿了一条花短裤,他那军裤大裤腿里装了东西,骑在排长居静智的肩上。

当天晚上,食堂改善伙食。

但是,我们的连长指导员就这样开了一个头,从此不再炸鱼,也绝口不提炸鱼的事。这一页也就这么翻过去了。

当时我对我们的连长指导员佩服得五体投地。我佩服他们的“胆大妄为”。

后来当有的水利兵团的部队干部因种种原因被判刑时,我更佩服他们。佩服他们虽有“放纵”,但更懂得收敛。

可惜,我与他们都失去了联系。十六连战友们碰一起,徒然地互相问着:你有他们的联系方法吗?

噢,我们的连长叫龚贤,云南宝山人;指导员叫李世栋,丽江人,白族。我想念他们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6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