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程永禄的博客

一段年轻时的历程,终生难忘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蝈蝈蛋”  

2012-06-30 20:45:16|  分类: 夕拾的朝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继续讲一个我童年的故事,在讲故事之前先交代一下我老家的房子。

 老宅

我家住的地方叫朱家厅。这房子过去是大户人家的,建于清朝末年,在张江栅上也算是有名的,老一辈的说起都知道。(张江过去一直叫张江栅)

这朱家厅整个房屋结构如一个“曰”,这个“曰”字的三横是三排房子,两竖是两侧的厢房,而中间的两个“口”是前后两个天井,我们叫它“亭心”,每个亭心都有上百平方。整个房子是一个可以封闭的结构,南有大门,中有腰门,两侧有旁门。从南大门进入依次是墙门间,前亭心,大厅,后亭心,正屋。

花开花落,时间不太长,这朱家落败了,便陆续地把房子卖了,于是便有六户不同姓氏人家住到里面,变得热闹异常,也便有了我许多的童年故事。

下面讲的那只鸡一定是正宗的草鸡,下的蛋,是正宗的草鸡蛋。 

    蝈蝈蛋的鸡

朱家厅里的正房、厢房卖给了外姓人,留下大厅成了公共用房。里面是雕梁画栋,有才子佳人,有飞鸟走兽。如果留到现在,恐怕也能成为保护建筑了。

大厅有南北通透的三开间,平常时候,旁边两间是堆放柴草的,多的时候一直可以堆到房顶。

小时候时常会爬到柴草堆里,大人看见了,就会吆喝起来:喔唷,是啥人家小囡,里面有蛇虫百脚的,快点出来。

那时家里养了几只鸡。好像每家都会养上几只,也养兔,养羊。也有个别人家养猪,养在家里,很臭。到这种人的家里,即使我们小孩,也会捏牢鼻子了。

听阿妈讲:一只鸡面孔红来,大概要生蛋了。又说,会不会生野蛋?(把蛋生在外面)叫我也留心着。

一天,自家的鸡没看到,却发现别人家的一只鸡从柴草高处出来,面孔红红的,下到地上后,又跑出去一段路,到了亭心里,就蝈蝈蛋,蝈蝈蛋地叫。

我手脚并用,爬到柴草堆里,上面很黑,也看不出啥。

隔了几天,又看到那只鸡在柴草下面兜圈子,不过一不留心,那只鸡不看见了。再听见那鸡“蝈蝈蛋”时,它又在亭心里了。

这趟我再爬上去,在柴草深处竟然发现了一窠蛋,大概有七八个,挨挨挤挤地拥在一起。

碰着这种额角头的事情当然开心,不过,这可不是摘到一只硬毛桃,两只青柿子,是无法与长脚,矮东洋分享的。悄悄地,我把蛋全部弄到家里。

记得这回阿妈没有说什么,叫我拿一只蛋放回到蛋窠里,说,那只鸡后头再会来生的。

第二天,自己家的那只红面孔鸡被罩在一个箩筐下。到了下午,从筐里传出了蝈蝈蛋的叫声。

阿妈拿了蛋,看了看说:迭只蛋不是头生蛋,大概伲只鸡的蛋拨人家吃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