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程永禄的博客

一段年轻时的历程,终生难忘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镬子、米甏、水缸和“猫叹气”  

2012-06-29 21:08:14|  分类: 夕拾的朝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那些日子渐行渐远,眼见着我就要渡过一甲子的人生了,童年的记忆变成了一个个遥远的故事。可是时间一长,那些当年清晰的事,也渐渐地如影如幻。担心着,如果再不写,是不是会成为漂渺不定的虚幻故事。故此,写一点,以备更老的时候回忆。由于年代久远,故事中一定有了不少“影”、“幻”甚至失真的东西,看后请多多包涵。

 

镬子、米甏、水缸和“猫叹气” 

 日志分割线(花一) - 香儿图库

想起小时候,最大感觉,那时的天空都是灰灰的,即使大晴天也是。

小时候家里贫穷,总看到爷娘为一家四口的吃饭发愁,家中的米老是不够吃。那时家中的米是放在甏里的,家里有两只海西甏是专门用来放米的,每只大概可放三四十斤,装了米之后,甏上面再用一个厚厚的草编的盖子盖上,防止老鼠偷吃。家里一年四季,除了九、十月份新米上市能用上两只甏,其它时间那甏里总是空落落的。

家里有一只叫“猫叹气”瓷器,绿颜色的,感觉很精致的。它是有盖的,一旦盖上,真的是严丝密缝,里面放点鱼呀肉呀,那猫就只有叹气的分了。

可惜,这器具常是空的,只能是人叹气了。

  日志分割线(花一) - 香儿图库

过去,小孩都要做家务的,比如说洗碗。我们家就兄弟俩,爷娘规定,轮到谁,谁就可以舔镬子。有一段时间基本上每顿吃粥,那镬子壁上挂着一层薄薄的粥汤。因为差不多每一顿都吃不饱的,于是舔镬子也成了一桩美事了。

镬子里好多舌头够不着的地方,怎么办?那就用一根手指慢慢地刮到一起。大概刮起来也要有窍门,我小,不懂,又没耐心,好几次,阿妈从我手里接过镬子去刮,刮在镬子边上后让我去舔。

想想,那刮镬子也不是一个什么故事,画面既不生动,也不雅观,可偏偏烙在我记忆深处。

等我知青后回到上海,有了一个稳定的工作,有了一个小窠,每一顿不愁吃了,我从心底里庆幸。想想,假如我也像我父辈一样,常为明天拿什么米开锅而发愁,那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自己的子女。

那个年代的父母,真的很难!

  日志分割线(花一) - 香儿图库

小时候是吃河浜水的,每家的灶前头放一只大水缸,里面储备好用水。水用完了,便要去拎(提)水了,稍大,这提水是归我管的。用两只提桶到水桥头,提上水,不晓得是力气小,还是没吃饱,一路走一路泼,走了几趟,那一路从墙门间到亭心都成了水路了,人么也是鞋子湿,裤管湿。干脆赤脚,不过赤脚却滑得要命,不当心就会摔跤。

水缸满了,那水先是不能用的。吕家浜是一条通潮河,取来的水很混浊,这时要在水中放入一些明矾,淘匀,过上一两个小时,泥沙全部沉到缸底了,就用一根专用毛竹管吸去缸底的泥沙。这时一缸水就干净了,清亮亮的。

不晓得为啥,有过两次,老鼠掉进了水缸。要用水了,掀开盖子,却发现水波漾动,一只老鼠正在里面游泳,它竭力地昂着头,而小豆眼却死死地盯着人。就用火钳去夹。一次一下就夹住了,那老鼠扭着头去咬铁火钳,嘎嘎有声;一次,火钳伸下去,不想那老鼠狡猾至极,竟然顺着火钳欻地一下爬上来,逃走了,惊得我扔了火钳,愣了半天。

噢,有一次老鼠还进入到米甏里。是白天了,总听到一个角落里有悉悉索索的声音,走近了又听不见了。凝神屏息之后,总算找到源头,是在米甏里。一定是它找吃的,自投罗网拱进去的,等到下去,在空空的米甏里它跳不出来,被困住了。

 日志分割线(花一) - 香儿图库

不知为什么,小时候,家里这么穷困,没吃的没喝的,那老鼠却死皮赖脸地呆在这个家里。或许别家也不怎么富裕吧?

 日志分割线(花一) - 香儿图库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32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