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程永禄的博客

一段年轻时的历程,终生难忘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隔壁爷叔  

2012-09-11 20:40:54|  分类: 夕拾的朝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

隔壁爷叔

三妹的阿爸叫金发,我叫他爷叔。他是我正宗的隔壁爷叔。

现在想起来,这爷叔年轻时非常英俊迷人的。他长着一双弯弯眼,等老酒喝了点,稍稍有点脸红的时候,一双弯弯眼一笑,我这个小孩也觉得爷叔特别可爱。

爷叔喜喝酒,喝酒是每天必做的功课。每到夏天,他下班回来,第一件事就是在门口摆好杌子、小矮凳,然后人会失踪一会——在家里汰浴,准备下酒菜。等再出现,只见他赤膊、短裤,肩上搭一条毛巾,左手酒瓶酒盅,右手碗筷杯盏,脸上笑眯眯的。

接下来,不管家人干什么,他把自己安置到小矮凳上,弯起他的眯眯眼开始:杯中乾坤大,壶里日月长。

亭心是个大杂院,是个过道,是个公共空间,傍晚时分人出人进热闹得很,有人经过了,有人站住了,爷叔有一搭无一搭的跟人说着话。于是等于有许多人陪着爷叔喝酒。

其实他下酒菜极简单,有时只有两条罗卜干、一撮臭烘烘的香椿头。他娘子(我叫她婶婶)忙停当了,有时会帮他弄上一只荷包蛋,或者一碟盐乌笋。

爷叔喝酒基本属于单打独斗,一个人喝,佐酒菜也很少。他有五个孩子,只有三妹才有可能从他那里吃上两粒发芽豆,三颗花生米。

有时爷叔的阿妈回家,会走过来,端起儿子的酒盅喝上一口。其实这形式大于内容,只是咪一点,但却让人挺温馨的。爷叔的婶婶也蛮好的,看见了,就会说,我去帮侬端只凳子?

爷叔的阿妈是有绰号的,叫老瘪奶。夏天,她回来后的第一件事,从家里端出一只木桶到亭心里,坐在壁脚边,揩身。这老太太也是老吃老做的,趴开脚,坐在小矮凳上,把上身衣服全脱光了,拿一块毛巾蘸湿绞干了,身前身后的揩,这就是浦东人讲的揩浴。随着她手的挥动,挂在胸前的两只老瘪奶晃荡着。

这时会有人插科打诨:喔唷,两只老瘪奶白来!而爷叔的阿妈眯眯笑着回答:阿弟,来,侬过来吃一口哇,我来喂你!于是众人笑。一回,见我傻愣愣站一边看,也招手叫我去:来,过来,吃两口奶奶。让我又吓又窘,直往后退。

这是朱家厅一天里最热闹的时候了。

爷叔喝酒是很容易见到颜色的,不一会儿,他便脸红颈红胳膊红,甚至全身都会红起来。这时一定是他高兴的时候,双脚一会互相搁着,一会大大的叉开着。

一次,我眼一斜,看见了他短裤脚管里的卵子。我先是偷偷笑,熬不牢,快点走开,大笑。长脚问我,我领他去看,看后,两个人躲在角落里笑,一边笑一边说:金发乱子,金发乱子。

再后来,留心到,热天辰光他喝酒时,他裤脚管里的那东西是经常会溜在门口乘风凉的,走出走进的大人一定也看到,可他们大概见多了,一点也不怪,就是我们小孩子少见多怪。

后来我去了云南,见到少了,但回忆的画面里,他总是与老酒在一起的。

现在爷叔已是过世。前两年在他住的新公房里碰到他,他依托着一付辅助走路专用的金属架子,在小区里散步,旁边还跟着一个看护他的阿姨。

这爷叔已是老了,真是风烛残年了。见了我,颤巍巍地拉着我,一定要我到他家去。

在他家里,他拉开一个一个的柜子让我看。柜子里大多叠放着整齐的衣被,有一个柜子放满了酒,各种包装的,红的绿的,耀着人的眼。他反复说着:

禄禄,侬讲现在日脚好哇,侬讲好哇?……喔唷,这东西用也用不光,吃也吃不光,横竖这老酒是挺让侬咪……侬讲现在开心哇,开心哇?真的开心来!……

是开心的,爷叔几个孩子,除了三妹早逝,其他都有出息,一个儿子做老板,挣了不小的家业。爷叔、婶婶的晚年生活一切都由子女们安排,还特地从南汇那里请来了一个五十多岁的本地妇女来服侍,24小时。

庆幸爷叔有一个幸福的晚年,在幸福满足中走完人生之路。

不过有时想想也很无奈,等到物质真的丰富了,却廉颇老矣,即使能饭,又能装去多少?

 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