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程永禄的博客

一段年轻时的历程,终生难忘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二三——跳  

2012-08-27 15:20:56|  分类: 夕拾的朝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

一二三——跳

朱家厅东头约100米,有一座城隍庙。不大,两进,中间还有一个天井,天井里种着一些盆景,认得有一盆是文竹。

不过我搞不清楚,为啥里面主持是女的,是尼姑,而不是和尚。住尼姑的应是尼姑庵,可偏偏叫庙。

很小的时候便到庙里去,去玩,去看那里的老爷。我们小时候管菩萨叫老爷。中国人习俗里有看菩萨的喜好,直到现在,那些佛教、道教名山,仍是国人的旅游首选。

庙里菩萨给人感觉除了庄严、神圣,还有恐怖。最吓人的是一个黑色的菩萨,红色的衣服下面的手臂、脸都是黑的,只有眼框里有几丝白色,就在人头顶上瞪着你,让人心生寒意。因为害怕,去的时候往往是几个人一起去,有时也跟在大人后头。每次去了都会磕头,跪在那个垫子上,快快地磕上几个头。

庙里管事的我们叫她老师太,平时都戴着着一个布帽子,除下帽子,在极短的发下能看到点点香洞。时常看到她在一个偏间里看书,总觉她很有文化的。

看到我们一些调皮小鬼到来,她只笑笑,不管我们的,在那里自有老爷的气场压着。

庙前有一条庙道,到了春节,正月十五的晚上,庙道旁一长溜地插着香,星星点点,煞是好看。月光下,烟雾弥漫里,恍惚天上人间一般。

春节了,正月十五了,到庙里去,那老师太会给每个小孩分一把长生果,有时也会给香瓜子。

在庙道的另一头,靠着吕家浜立着一间衰败的楼房,无人居住,楼上楼下,只堆着种田人的柴草。

我要说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。

很小很小的时候,我顺着木梯子上到过二楼,想到上面去看大人说的“望乡台”,“望乡台”没有看到,让人恐惧的是,屋子中间的木地板竟然朽烂掉了,有一个大窟窿。那时我应有多大?三足岁,四足岁?我一下吓坏了,趴倒在地上,慢慢退回,又从楼梯倒退下去。不知为何,后来有相当一段时间,常会没来由地想到这个窟窿,想像自己置身于万丈深渊的窟窿边,心中会一下升腾起一种无以名状的的恐惧。

就此,我对这间屋子敬而远之。我在庙场上打弹子,在庙前面的吕家浜里狗爬式游泳,就是不敢走进这间破屋子。

我慢慢长大,是十岁还是十一?大概就是这个年纪,反正是一个暑假里,我们小时候的大多数故事都是发生在这个假期里的。

中午,我从家里出来,出朱家厅,向东一拐,就走到了城隍庙前。大太阳底下,一个人也没有,我站在那衰败的破楼前,那房屋立柱倒是全在,只是好几处板壁也没了,洞隙里能看到里面仍堆放着柴草,而楼板上那个洞仍赫然在目。

我进屋,一拐就上了楼梯,那楼梯摇摇欲坠,吱吱叫着,似不堪重负。

踏上二楼,一转眼,就看到那大窟窿了,似乎比原来更大了,比一张八仙桌的台面还大。我跨上两步,一下就站在那个大窟窿边上。从上往下看,显得离地很高很高。我没犹豫地蹲下,吸一口气,心里暗数:

一、二、三!

然后双脚稍一用力,纵身插向窟窿。

感觉自己似乎像一块石头般地被扔到了底下,脚着地的一瞬,屁股也一下坐到了地上,然后是全身震动。其实脚下也是木地板的,能感到整个房子都震荡起来。

等震荡停了,我慢慢站起,抬头看看窟窿,它就在我头顶上,好像一伸手就能碰到。然后我就抬脚走路出门,头也不回地往前走了,回家。

呵呵,想想小时真的傻!

但且慢,还有更傻的。这样的一跳,在我的人生经历中是小透小透的事,可不知为什么,几十年了,那个窟窿,那一跳却常有事没事地光顾到我的回忆里。害我常在想,它们老来有什么目的。

可是人生也等老了,我却说不出这一跳的意味。

或许,我们人生中有诸多类似的事:知青去了云南了,看上一个姑娘了,恋上一个小伙了,到证券市场去开户了……诸如此类,是不是也属纵身一跳?不做,心有不甘,做了,就像“跳”过了,然后就把它放下了,日子该怎么过还怎么过。至于记住这一跳,大概那只是上帝掷的骰子罢了。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6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