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程永禄的博客

一段年轻时的历程,终生难忘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家住在乡下——捕鼠  

2013-12-02 20:31:47|  分类: 我家住在乡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住乡下前一直住镇上,那是紧贴马路的公房,每到夜里,总有装着钢渣的大卡车驶过,不用它按喇叭,老远就能感知:一头猛兽来了,隆隆的,似乎一直向你的住房,向你的床,向你身上奔过来一般。车开到近处,整个房子、床、人,全都会颤动起来,然后又听着那大车怪兽般呜呜地向远处驶离。

儿子自小在马路边长大,不觉其吵。住到乡下后,田园生活,晚上寂然无声,好安静,好惬意。我儿子却说,乡下吵得要死。问吵什么了,说,青蛙叫,蟋蟀叫,那些不知名的昆虫叫,让人睡不好觉。

呵,原来看待事物可以是这样的天差地别。

住在私房里,屋后有农田、河沼,有四时应季的农作物,屋边有一些零星的大树小树,也有顽强的野草,这里是南方,不用春风吹,一年四季地长着。在乡下,还有野生动物,噢,那只是些小的,比如青蛙,比如蟋蟀,比如龙虾,当然也有老鼠。

住乡下没过两年,忽然发现,有老鼠侵入到家中来了,是那种小小的家鼠。比一个大拇指大不了多少。叫它家鼠,就因为这东西喜欢与人为伍吧。

这不成,这是我的地盘呀,卧榻之下,岂容他人鼾睡,怎容你没经过批准就在这里安家?可是想不让它安家,或者灭了它,谈何容易。

某天,单位里说起,一同事教了一招灭鼠方法。

回家就照着做:

我家住在乡下——捕鼠 - 录录 - 程永禄的博客

 先准备好一颗瓜子,家中找出一个酒盅,一个搪瓷盆子;瓜子放在地上,把酒盅一侧边沿倒扣在瓜子上,盆子则倒扣在酒盅上,就成了一个挺不错的捕鼠器。墙角里,盆子就静静的倾斜架空着,如张开的一张嘴巴。


 弄好,自己试着用牙签轻轻戳拨瓜子,刚一碰,盆子就轻巧地滑过酒盅,把瓜子、酒盅、牙签全扣在盆底下了。“咣”一下响,把自己倒吓了一跳。呵呵,挺不错的,若是老鼠,就被罩住了。

机关摆好,晚上留心着,却一点声响也没听到。第二天早上去看,却发现那盆子静静地趴在地上。机关已经被触动过了。

老鼠被扣住了,就在这盆子下吗?

蹲下,屏息静声,支起耳朵听,盆里毫无动静,楼梯间里也寂然无声。是自己掉下的,或者是老鼠碰下后逃走了?思之不得其解。小心地移动盆,不觉一点异样。慢慢从一边揭起盆子,还不到一指宽,觉到手下盆子一颤,一小老鼠从缝里窜出逃走了,倒把人吓一跳,咣一声,盆也扔了。

鼠亦黠矣,扣在碗下,却能屏息静待,就等着我掀开的一刹。

说老鼠狡猾,想起小时候事。那时过一段时间家中便会药老鼠。那时的老鼠药大多是磷化锌,剧毒的,人吃了也会死的,过去有人自杀,很多是吃老鼠药的。害人下毒,往往也用老鼠药。

父亲从什么地方拿来老鼠药,把它拌在饭里,到晚上时便投放到老鼠出没之处。这过程前,家中大人便关照,不能提放药的事,尤其是不能提“老鼠”两个字,一旦说了,老鼠便知道了,它们就不会吃了。似乎这老鼠能听懂人话一般。当然这也是半真半假,将信将疑的事。记得那时父亲一边拌饭,一边戏谑,说:弄得香一点,给老伯伯吃。老伯伯指的当然是老鼠了。

可是,说老鼠狡猾,偏偏这已经被扣过的老鼠就是抵不住一粒瓜子的诱惑。当天晚上,我们还没睡呢,就听到楼梯间里传来“咣”一声响——老鼠又被罩住了。

过去看,盆子扣在地上,仍是悄无声息。想故伎重演?没门,不会再上你的当了。

可是,对着盆子,我团团转了十圈,却想不出一个抓老鼠的办法。

想了半天,只有笨办法一个:摁住盆子,在地上用力快速转圈,正转、反转,前后摇、左右摇。盆子里有酒盅,与盆子撞击着,咣啷啷、咣啷啷地响着。

没办法的事,笨办法基本是以力制胜的。

等一会,小心地揭开盆子,盆下除了酒盅,一小老鼠赫然陈尸地上,七孔流血——被撞死了。

替它想想,也挺怨的,为了一粒瓜子,枉送了卿卿性命。可这些小老鼠也前赴后继的,一个又一个的死在一粒瓜子上。

乡下房子开门就是田野,天热时节,老鼠是不会到家里来的,它们都在野外,野外多好,又宽敞又凉快;一到深秋,为了躲避冬寒吧,老鼠就会潜入到家中。

西北风吹来了,又一个冬天将至。还是在底楼楼梯间,不知为什么,那老鼠前赴后继的全往这里赶。你来我应,盆子又斜斜的架起。晚上十点多钟,传来“咣”一声响,又有老鼠被扣住了。稍停,却一片声地响起,“咣当当、咣当当”。

什么情况,从没碰到过?蹑了手脚赶过去,开灯。若是谁不明就里看到这情形,那可真的诡异万分的。楼梯间里,却见那盆子像是有生命一般,贴着地,左一撞,右一冲地移动着。移动中,盆子像是京剧中的打击乐一般,“咣当当,咣当当”一片声地响着。不过那盆子显然是没长眼睛的,一会儿撞墙了,一会儿撞凳脚了。

嗬,这回罩住个大老鼠了,且是个急性子,自恃个大力强,急于撞出一条生路吧。

现在我有应付的办法了。我一手摁住盆子,一手从旁边拿过一块三夹板,板就比盆子口大一点点,这可是我专门准备的,慢慢从盆子底下插入,老鼠也就被封在盆子里了。往下,是水淹还是火烤都由自我了。

通常我另拿一个水桶,桶底装上两寸水,就成了老鼠的水牢。把盆子移到水桶上方,侧过来,刷一下抽掉夹板,猝不及防中,老鼠就掉下去了。桶下面有水,老鼠无法跳跃,只能竭力地扬起头,划着小短腿,在水桶里兜圈子。秋冬时节,小家鼠在水中熬不过几分钟就一命呜呼了。也不知是冻死还是淹死的。

 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