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程永禄的博客

一段年轻时的历程,终生难忘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往事如烟说尚勇  

2013-07-01 21:14:22|  分类: 老知青们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昨天,在金桥鱼头汤店。特色菜来了!有人招呼:来来来,鱼头汤,这里特色。

可是做东的老顾却无心思,他与隔壁的王国兴、丁凤新继续着刚才的话题:“丁凤新,我问你,当时你在尚勇的住处,就在马路边上,房子对着马路成丁字形,对哇?”

隔了三十多年,可却说得有鼻子有眼,手比划着,眼前一般。

丁凤新与王国兴对视一眼,答:“你说的应该是尚勇公社的地方。”

“现在我问你,我是做啥到你那里的?老顾问。

丁凤新与王国兴面面相觑——一脸茫然。是呀,你去做啥,却要问别人。

老顾不死心:“你们想想看呀,我去尚勇做啥?“

他转向旁人,“尚勇,我去过的,到丁凤新那里去过的,可是现在我却不知当时去做啥。”老顾一脸的无助。

想想也是,当年从连队到尚勇有好几十公里路呢!(搜狗地图查,从团结桥到尚勇,68.3公里。)又无班车,又无交通工具,一路艰辛,一路风尘,可能一路上搭不到车步行过去。这么的一路劳顿,肯定有一件比较重要的事,可是为什么事去呢?往事如烟,似乎就在眼前,去抓,全然没了。这当事人的无奈、无助,现在只能留给老顾去体会了。

真的毫无办法,几十年过去,当年我们生活中许多事件湮没到了记忆深处,成了一地鸡毛,飘散、零落。想想,我们的青春就是这样失去的,我们的时光就是这样模胡的,懊丧却又无可奈何。

庭庭插话了,他老酒吃了七八分了,舌头有点硬,说话有点慢:

“哎,老顾你不要问了,听我来讲。”

“丁凤新,我到你尚勇那里去过的,去做啥,你还记得起吗?”

好了,又来一人。丁凤新一脸茫然,今天尽是来寻找答案的,且是三十年前的,丁凤新也要老酒吃饱了。

还好,庭庭接着公布答案:“你忘记了,我是到你那里买自行车的!”

庭庭老酒咪一口,说起了他的故事:

那时想买辆自行车,可要凭票的的,想到在地方上工作的人可能弄得到,于是写了一封信给丁凤新。农场解散后,丁凤新调到尚勇,在那里做老师。

丁凤新回信了,说,有了,你来拿吧。

开心哇?那辰光弄张票子不是嘎好弄的。我就去了,那时这几十公里路可不是现在这么方便的,记得过去时,半路上还在十三营张江人那里住了一晚上呢。

到了以后,丁凤新直接领我到商店里,跟店里人一手交钱,一手推车。只看见店里的车都是上海的永久牌、凤凰牌。嗬唷,新车子,锃亮,看上去适意。

回去,就适意了,一路自行车了。

哎,想起来了,从尚勇过来,一路是个大长坡,骑在车上,不要踏的,一直往下泻。

庭庭收了故事,问丁凤新,你想起来了吗?

几十年前帮了人家一个忙,几十年后,仍被人记着。丁凤新开心地笑,“不亦乐乎!”是蛮开心的。笑过,她答,我真的一点也不记得了。呵呵,帮人的,早已往事如烟;受人帮的,几十年后,仍是他酒后的话题。

有些事已经忘记,有些事仍在心底。想想那些年我们是怎样一起走过来的,我们之间发生过多少事呀!不管是忘记还是记起,都交织着我们深深的情谊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0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