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程永禄的博客

一段年轻时的历程,终生难忘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行走在云南大地——勐腊勐腊  

2014-04-01 11:14:38|  分类: 山水之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行走在云南大地——勐腊勐腊 - 录录 - 程永禄的博客

         3月16,中午12点45分,丽江飞机。下午1点43分,在西双版纳机场到达厅留下照片。出飞机,一个字:热。快点找一个角落脱衣服。


行走在云南大地——勐腊勐腊 - 录录 - 程永禄的博客

        出机场,有中巴揽客,到版纳客运站一人10元。(返回时打的一个车40元)车窗外一派热带风光。太阳直直地在头顶,树影投在树根下,人影踏在人脚下。


行走在云南大地——勐腊勐腊 - 录录 - 程永禄的博客
        半小时,我们到版纳客运站换上了去勐腊的客车,票价39元。这跑长途的只是个中巴,满员,才十七人,我们两人坐最后排,有点累。好在现在的路面平展展的,碰过去的路,要把两个老头颠半死了。

        车出景洪,眼见旁边是新路,大概就是小磨公路,我们的车就是七曲八拐在老路上,让人心焦。约一个半小时,车到勐仑植物园,原来这是一个必须停靠的车站。


行走在云南大地——勐腊勐腊 - 录录 - 程永禄的博客
         看看,这格局,是上海上世纪八十年代的。若想行方便,留下买路钱。付一元,跨进去,一股浓浓的阿摩尼亚扑面而来,让人呼吸为之一紧,快点屏气。


行走在云南大地——勐腊勐腊 - 录录 - 程永禄的博客
       再出发,上小磨公路,到勐腊,全是高速了,车速都在七八十码。放眼望去,西双版纳,一片葱绿。悠远的山,眼底的树,相机按动,全是美丽的景色。


行走在云南大地——勐腊勐腊 - 录录 - 程永禄的博客
        小磨公路来回共四根车道。严格说,只有两车道,还有两根属应急车道。听说,这里的车速控制得很严,司机不敢轻易超速。也是的,这公路,逢山钻隧道,遇水架桥梁,蜿蜒向前向前,若是超速出事故,大多是在弯道处,准定是大事。

行走在云南大地——勐腊勐腊 - 录录 - 程永禄的博客
       下午五点多,车到勐腊客运站。十五连战友周新寒已是候在车站,迎着我们一起乘上2路车,来到“锦绣大酒店”。他帮着已经订好了房间。每晚120元。

行走在云南大地——勐腊勐腊 - 录录 - 程永禄的博客
        对我来说,隔了几十年,勐腊完全是一个新城,即使有周新寒不断说着这里那里原来是什么,但哪里还找得到一点旧痕迹?也罢,我就当它是一个新城。没有旧迹要寻,也无旧情要抒。


行走在云南大地——勐腊勐腊 - 录录 - 程永禄的博客
       来,酒杯举起来。四个人,共同点,知青,水利二团呆过。当年,水利兵团解散时,王国兴与周新寒都被抽调到教育系统,王国兴79年大返城时离开了勐腊,而周新寒选择了坚守。 79年后, 选择坚守的并不太多,凌申新也是一个。今天,四个人能在勐腊相聚也是不易。 


行走在云南大地——勐腊勐腊 - 录录 - 程永禄的博客
        周新寒别看瘦骨嶙峋,可精力充沛,健谈,从举起酒杯起,他的话语便如酒杯中的包谷酒,喝了再续,喝了再有。而凌申新却是沉稳笃定,喝酒、谈笑,收放自如。但他们有共同点,呆在勐腊几十年,认识了地方上方方面面的许多人。想想也是的,在一个小县城里过日子,有许多事是要找关系的。
        冥冥之中,留下的人,有了一个几十年后要完成的任务:接待回第二故乡探亲的战友。于是他们调侃自己:水利二团知青接待站站长。调侃里带着他们的热情,他们的自豪。谢谢周新寒,谢谢凌申新,让我们在勐腊的几天就像回家一般。

        在勐腊,我们按计划,回了南腊河畔的老连队。也去了望天树景区。凌申新一通电话,帮弄了辆车,这样就方便多了。凌申新开车,周新寒也陪着去了,真要谢谢他们!

行走在云南大地——勐腊勐腊 - 录录 - 程永禄的博客

          在水坝前拍照留影    

 行走在云南大地——勐腊勐腊 - 录录 - 程永禄的博客

      在十六连后山的水沟边。这水沟维护得真不错的。

        行走在云南大地——勐腊勐腊 - 录录 - 程永禄的博客

        在望天树景区门口留影。

 

        在勐腊,王国兴还碰面了计划之外的老朋友。       

行走在云南大地——勐腊勐腊 - 录录 - 程永禄的博客
      王老师,李老师, 当年在纳卓,两个人在那里做孩子王,支撑起纳卓小学。74年到79年,整5年,就在一个锅里吃饭。 老朋友碰面,分外开心。

行走在云南大地——勐腊勐腊 - 录录 - 程永禄的博客

        王国兴一直有点内疚:79年大返城时,自己连户口都不管不顾,便离开了。说实话,这一批已经到了地方上的人是最倒霉的,回城后,相当长一段时间里,他们没户口、没工作。因为不如意,王国兴也一直与那里的学生、与李老师处于“失联”状态。李老师这会的身份是勐腊县某局的副局长,这顿饭也是副局长做东,到傣族农家乐用餐。当晚,在圆台面边上,两个人是说不完的话。说到分别后的经历,副局长说:王老师,你要是留下不走,那恐怕不是什么局长了!我想,这恐怕也是这做了副局长的李老师的大实话了。79年,风起云涌,知青大返城;倘是留下,勐腊这边倒是空出个大舞台,风云际会,是不是倒有另一番风景?人生真的不好说。


       重回勐腊,许多人事涌上心头。周新寒又帮王国兴找到了一个人——邮递员小李。

行走在云南大地——勐腊勐腊 - 录录 - 程永禄的博客        年轻时,我们在边疆过得很是艰难,所以大部分人选择了离开。当年,王国兴与丁凤新谈朋友了,可是一个在纳卓,一个在尚勇,你看看,就是谈个朋友也是这样的艰难。幸亏有邮递员小李在中间。

        当年,年轻的小李背着邮包,撅着屁股,常年跋涉在深山老林里。纳卓小学到了,小李高叫,王老师,尚勇来信了。那时,小李来便是王国兴最开心的日子,小李便成了美丽的天使。待王国兴读完信了,长途跋涉的小李也缓过劲了,于是,两人一起烧饭、吃饭,在那个极其闭塞的环境里,有人聊天也是极大的享受。那时,小李还教会了王国兴藤编手艺。不过,王国兴这门手艺除了回城后编过两个藤椅,基本是英雄无用武之地。但几十年来,两个藤椅却在客厅里牢牢地占有一席之地,让王国兴时不时地想到当年。想到小李。

  

行走在云南大地——勐腊勐腊 - 录录 - 程永禄的博客
       可是现在,是你吗,小李!小李,怎么忽然就成了老头了呢?这也太快了吧!   
       老李和老王!你们谁能说清,这白头发,这白胡子是什么时候长出来的吗?真让人有点唏嘘!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11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