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程永禄的博客

一段年轻时的历程,终生难忘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故地重访回天长  

2017-07-01 22:22:14|  分类: 山水之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
故地重访回天长 - 录录 - 程永禄的博客
        在扬州吃过早茶,逛过瘦西湖,也留下了合影,然后。我们驱车往天长。
 
 回安徽天长 - 录录 - 程永禄的博客
         当年知青,张珉在天长插队。自1977年离开,再也没回去过。
       跟着导航。先244省道,又转312,路上渐渐冷落。进入安徽地界,车辆就明显少。不懂,省道也收买路钱,10元,来回都收。
回安徽天长 - 录录 - 程永禄的博客
       出省道,往天长市万寿乡开。县道,公路下了一个等级,旁边是没有路肩的。
      天长是安徽的一个县级市。地图上,天长似一个半岛,嵌在江苏的地界里 。插队当年,从上海过来,先火车到南京或滁州,然后换成长途汽车,乘到县城天长。天长往下就没有车了,得换乘班船到插队的乡下。虽说离上海并不太远,但一路走来却是千辛万苦。 
回安徽天长 - 录录 - 程永禄的博客

       乡道。路边农民房子盖得不错。很少看到行人,人都去哪儿了?

       当年只是一条土路,不通汽车,常有行人匆匆。

回安徽天长 - 录录 - 程永禄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终于,我们到了,安徽省天长市万寿乡张安村。我奇怪,平原上,没有山,没有标志性的河流,也没有特征性的建筑,当年的草屋早就不剩一间,可是张珉忽然说,停车停车,就是这里。看来,插队四年,这个地方已经在她脑海里深深地烙下了位置图。

       当年的知青住地,就在这片农田中。只是,四十多年的风雨,早就把知青屋荡涤得了无踪影。

     当张珉站定,那些青春岁月又在眼前展现,她又想起了四十三年前那场惊心动魄的龙卷风。

         张珉说:

也是这样的季节呀,下午。我们正在插秧,没有一丝的风,天实在太热了,那些农民大妈大婶一个个骂着老天。这老天一定是被骂生气了,忽然就阴沉起来,风来了,气冲冲地,还带着个帮凶,哗哗的大雨。队长还没叫收工呢,田里的人呼啸着,一个个扔下秧把,扒拉着往田埂上窜。

知青房离得最近,我们几个知青上了田埂往家直冲。狂风大作,猛而急,把人刮得不能站稳。我落在最后,心里倒不急。快到家了,我停下,猫低着身子,洗我脚上的泥土。那土粘在脚趾里让人难受。

风雨里,我听到王萍在叫:张珉,快回来,快点回来。眯眼看去,王萍站在屋子门口着急地向我招手,但那叫声就象是从三里远的地方传来的。整个世界山呼海啸,哗啦啦,嘘嘘嘘,咔嚓嚓,世界末日一样。

我试图站起,风更大了,足以把人卷走,根本无法站立,赶紧蹲下。我看向我们的知青屋,什么叫风雨飘摇?我们的知青屋就是。 

我们房顶的草受了魔咒一般,所有的草颤颤地一根根地向天直立,又似有一只无形的手撕扯着,成撮成丛地往天上抛,还打着旋。草底下,房子战栗着,也似要被连根拔起一般,往左摇,往右摆,。

知青房是土坯房,是一块块的泥土垒起来的。不行,要散架了。我一下心里紧张了,大叫:你们快出来,你们快出来,王萍,房子要塌了,房子要塌了!

我的叫声一定是充满了惊惧,并且这种惊惧借着风传递到了屋里头。屋里的人当然被风吓着了,更被我的叫声吓着了,她们几个屋里呆不住了,不敢呆了,一个个往外冲。六个人,看看一个也没落下了,我们互相牵拉着往旁边的一户农民家里跑。

记得那个农民叫王东才。 那时农民的房屋全是土坯房,他也在屋里忙得不可开交,找出家中所有可用的棍棒、扁担,去撑屋子,去顶门窗。眼见迎风面的北墙往里鼓出来了,没有人指派,我们六个女知青本能地用肩膀、用身子顶上去。

现在想想,当时的那种害怕,那种逃出屋子的不管不顾,以及奋不顾身去顶屋子的那种勇敢,我是从来没有过的。

紧张、害怕让人忘了时间,似乎时间并不太长,风声小点了,天色也似透亮些,透过门缝窗缝墙缝望出去,咦,我们的房子呢?

我们的屋子不见了!我们的房子倒掉了?

我们面面相觑!

第一感觉是庆幸,我们互相手拉着手:还好逃出来了,还好逃出来了!我暗暗说,还好我落在后面,还好她们被我叫出来了。

再看向知青屋,知青屋仍在,只是被拆了骨架般地趴瘫在地。难受上了心头:我们的家没有了,我们无家可归了!

远处,有一帮人从大队部那边奔过来,匆匆的,急急的。下过雨,地上极滑,一个个踉跄着,脚步下全是慌乱。认出来了,是大队干部,他们直向我们倒下的屋子处冲。稍近些,可看出他们苍白的变形的脸。他们吓坏了,房子倒了,人一定被压了,压的是知青,是六个,是六个女知青,若是出了人命,这事可大了。

风过后,我们回去捡拾自己的行李。我的床被梁木压断了,箱子也被压坏了。我想去抱起我的被子,那吸足了水的棉絮死沉沉地趴着,竟无法拿起。想想真的后怕,若我躲在屋内,那一定会躲在床上,然后就像床一样被打折,如棉絮般地趴在地上动弹不得。

老天保佑,我洗洗脚拖延了一步,让我看到了风扑向我们房屋时狰狞、险恶,冥冥之中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   风过后,村里给我们盖了砖瓦房。这场龙卷风,他们一定明白,这些知青的命可金贵着呢,这些学生不容半点闪失。要知道那时农民全都是住土坯房的。

回安徽天长 - 录录 - 程永禄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随着改革开放,再也见不到土坯房了。 这些砖瓦房大致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盖的。

回安徽天长 - 录录 - 程永禄的博客

     这里还有一些原生态的情景,鸡还是散养的,在稻田里自由的散步。 

回安徽天长 - 录录 - 程永禄的博客

       墙角边还有一大家子呢,这大公鸡享受着妻妾成群生活。

回安徽天长 - 录录 - 程永禄的博客

       在大队部边上的小店里,看到我们,村民打量着,当听说是当年的插队知青,有村民一下子叫出了张珉的名字。然后又一个一个地说出其他几个知青名字,并询问他们的情况。我们夫妻俩都极为感慨,也困惑:足隔了四十多年,村民怎么会牢牢地记住这么些知青呢? 

回安徽天长 - 录录 - 程永禄的博客

       这里还有独家村,就一家人,屋子矗在田野中间。 

回安徽天长 - 录录 - 程永禄的博客

     我们到独家村,去探望老会计夫妇。八十多了,在家养老。他们生养了一儿一女,都生活在县城 。老两口去过县城,无法适应,又回来了。年轻人几乎都到县城里了。怪不得,一路过来,人极少。农村的空心化在张安村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   但村民们异口同声说现在生活好了。也是呀,张珉插队时,村民家家土坯房,极为贫困,现在呢,村民说:有吃有穿有空调……但似乎他们指的都是物质的。不知这些老人们真的幸福吗? 

 回安徽天长 - 录录 - 程永禄的博客
       屋前场地上,散架的车,趴在地上。八十多岁的老人已经是有心无力,只能任其风吹雨打跨下去。场地一角的米苋不知是种的还是自己长出来的,摘下来,也够老两口吃一顿的。场院四边有玉米,豆角,黄瓜等。农村的生活成本并不太高。在农村养老似乎不是个问题。
回安徽天长 - 录录 - 程永禄的博客

       我们走时,老人送出门,老太有严重的腰椎病,腰也无法直起,年轻时高强度劳作留下的病。农村老人的养老似乎还是个问题。       

回安徽天长 - 录录 - 程永禄的博客

     重访天长,时间是6月17日。天长回来,张珉联络同过患难的插妹。插妹在电话里啊呀一声:那场龙卷风就发生在6月17日。是1974年。 

好奇怪呀,四十三年后的同一天,差不多也是在同一时刻,张珉站到了当年刮龙卷风之处,冥冥之中是老天的安排吗,回去纪念逃过的一劫?有些机缘巧合真的无法参破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